已有12345678人在此学习先进典型事迹

陆兰军同志先进事迹材料

全国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

主要事迹

边境线上无悔的坚守

——记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防城区峒中镇尖峰岭国防民兵哨所哨长陆兰军

  十万大山尖峰岭边防哨所的民兵们像往常一样,在沿着崎岖的山路巡逻,他们巡逻的主要目的是观察边境周围的情况和看护这段中越边境线上的界碑。走在队伍前面的瘦黑男子是哨长陆兰军,他在这片险峻而寂静的大山里,已整整走了22年,他熟悉这段边境线上的每一块界碑、每一座山峰、每一条溪流,甚至每一棵树、每一棵草。因而他也深深眷恋着这里的土地,眷恋着这里的大山,眷恋着这里的人民。

  一家三代人33年国土的坚守

  1979年3月,尖峰岭哨所在自卫还击战轰鸣的炮声中建成了,哨所坐落在尖峰岭之巅,一幢营房,两个哨位,高山与哨所浑然一体,气势雄伟。陆兰军的父亲陆之方当上了这所哨所的第一任哨长。

  1982年,自卫还击战已结束,中越边境进入了和平建设时期,但陆之方因经常在雨天整夜整日地潜伏,落下了一身毛病,尤其风湿病很严重,刚过50岁的他已感觉身体大不如以前,他思量着应该要交班了。卸任前,他跟二儿子陆兰廷进行了一次长谈。就这样,陆兰廷接过父亲手中的钢枪,成了尖峰岭哨所的第二任哨长。

  1990年,陆兰军参加了民兵选拔到哨所工作,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国防哨兵。1996年3月,陆兰廷因部队工作需要调动,陆兰军从围胆哨所调到尖峰岭哨所,成为继他父亲和哥哥以后的第三任哨长。受父辈的影响,二哥陆兰廷的儿子陆永兴也放弃了在边境做贸易发家的机会,上山来跟着叔叔一起站岗放哨,默默守护着祖国的南大门。

  从1979年3月到现在,陆家三代3个哨长1个哨兵,在边境线上无悔地坚守了33个年头。他们保家卫国的无私奉献精神赢得峒中镇的乡亲们的广泛赞誉,称他们家族保持了人民军队的优良传统并代代传承,是名副其实的哨兵之家。

  一个人22年理想信念的坚守

  尖峰岭哨所海拔670多米,地处亚热带地区,一年之中有一半时间云雾缭绕,每年10月至次年5月几乎都是雨雾天气。潮湿天气,洗过的衣服六七天才勉强能穿上。夏季也不好受,屋内气温在40℃以上。哨所周边毒蛇、蜈蚣、山蚂蟥是“常客”,蚊蚋几乎如影随形。

  哨所巡逻路线24.5公里,有26块国界碑。陆兰军每个月要带领哨兵在这崎岖的山路上步行巡逻4次,每次往返49公里,每月行程196公里,1年行程2352公里,22年行程51744公里,可绕地球赤道一圈多;每年都要磨穿几双解放鞋底,22年共磨穿100多双解放鞋底。

  界碑则往往立在人迹罕至的偏僻地方,沿途所经的每一处,除了蚊叮虫咬,蜈蚣、山蚂蝗等毒虫的侵扰,跋山涉水,日晒雨淋,磕磕碰碰更是常事,沿路到处都充满危险。

  每到一处界碑,陆兰军和他的战友就忘记了沿途的疲劳,他们总是庄严地向界碑敬礼,然后簇拥着它,拿出随身带来的干净的毛巾,仔仔细细地从上到下把界碑擦得干干净净,再拿出油漆把碑上的字描得清清楚楚。一切都很满意后才向下一个目标进发。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面对这样艰辛而神圣的工作,陆兰军一干就是22年。22个寒来暑往,陆兰军的脚印遍及了这片大山的每一个角落,无怨无悔把青春洒在了这片大山里。

  20世纪80年代后,边境线上昔日的战场变成了贸易往来的繁华口岸。有不少的哨兵离开哨所,去搞边贸,逐渐过上了富裕的生活。陆兰军家住峒中镇边境一线,出家门口就可以做边贸生意,十分便利。可他没有动,依旧坚守在高山哨所,默默地为祖国巡逻、执勤。

  1998年,昔日的同学当了老板,想邀请他去公司上班,并许诺每月2000多元的丰厚待遇,他婉言谢绝了。2001年,村里很多人都住上了楼房,陆兰军家还是20世纪50年代建的泥瓦房,下雨时还要到处找脸盆接漏水。与钱过不去,有人说陆兰军“傻”。“如果为了个人发财,我早就不当民兵了。但既然当了民兵,就不去想做生意发财的事。”陆兰军很坦然。

  一位舍家卫国的男儿担当大义的坚守

  哨所民兵1个月里只有4天休息日,没双休日、节假日。

  其实,陆兰军的家离哨所不远,直线距离也就1000多米,但山路弯弯,有五六公里,以前徒步得花个把小时,后来通路,买了摩托车,下山也就10多分钟。但每一次回到家里,陆兰军总是睡得不够踏实。

  和平时期,哨兵的职责更多,而不是减少,除了平时正常的站岗、巡逻、训练,还要搞自身基础建设、参加维护地方稳定、支持地方建设、为社会做实事好事等,陆兰军确实无暇顾及家里。

  就这样,当哨兵22年,他在家里住的时间总共才20个月,不到2年。

  正是由于很少回家,有几次陆兰军巡逻路过家门口时,年幼的儿子都会跑出来,死死地抱住他,哭得撕心裂肺,为的只是想让父亲停下来多陪自己一点点。每次他都咬咬牙,甩开儿子,继续出发。

  2011年3月父亲得了重病住进医院,陆兰军得知后匆忙去医院看父亲一会儿,安慰父亲几句,就又赶回了哨所。父亲去世那天,他还在哨所上执勤,当他匆匆赶到家时,没能听到父亲最后的遗言。

  2011年,尚义村人均纯收入5665元,陆兰军家年总收入21200元,一家4口平均收入5300元,比全村平均值还要低。

  22年,舍小家为大家,默默地奉献,陆兰军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就像一股巨大的冲击波,迅速在尚义村、峒中镇,乃至整个边境地区蔓延……

  33年来,就有561人上尖峰岭哨所当哨兵,其中坚守5年以上的有220人,坚守10年以上的有15人。这些人当中,尚义村的就有350人,尚义村平均每年都有10名青年走上哨所。

  如今,46岁的陆兰军已落下风湿病、颈椎病和骨质增生。他的右腿有些萎缩,比左腿少1公分左右。“只要组织需要,我一定在山上站到最后一班岗。”陆兰军依然豪情满怀。尖峰岭,像一把直插云霄的利剑,坚守在边境线上,陆兰军,像一块坚固的界碑,凸屹在这尖刀上。

已有Loading人致敬

表彰分类

860010-160404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