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12345678人在此学习先进典型事迹

田守诚同志先进事迹材料

全国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

主要事迹

  执著创新的“老蟹迷”

  ——记辽宁省盘山县离休干部田守诚

  大辽河入海口历来都是河蟹“横行”之地,然而,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这些世世代代出没于盘山的“横行将军”竟然濒临绝迹。“绝不能让河蟹在我们这一代绝迹!”这种沧桑巨变引起了一位叫田守诚的老人的极大忧虑。

  拦河闸成了河蟹们的“西湖断桥”

  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盘山地区大搞农业开发,凡是入海河流都修建了河闸和堤坝,大闸成了河蟹们的“西湖断桥”,河里的大蟹不能洄游入海繁殖后代,海里的蟹苗不能回到河里生长,导致河蟹逐年减少,濒临绝迹。

  时任县计委副主任的田守诚忧心如焚。1983年6月,在县政府多种经营会上,他郑重提出“人工养殖河蟹,致富农民,恢复生态”的建议,受到了县领导的重视,特意批了5000元启动资金,让他把河蟹产业搞起来。

  1984年,田守诚放弃了升迁到市里的机会,选择留在刚刚成立的县水产局当局长,主推河蟹养殖生产。“把河蟹产业发展起来,就算是不能恢复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水平,哪怕只是恢复到一半,老百姓就能富不少。”拿着县里给的5000元钱,他当即召集人开会,第二天就来到小道子、万金滩水闸处捞蟹苗,然后再分别投放在三个水库里。到了第二年,水库周边的群众纷纷反映,河蟹太多了,走路都直扑脚面子了。

  谁说北方养不出大蟹

  物以稀为贵。1986年,盘锦河蟹多了,价格却下来了。扣蟹(蟹种)每斤8角到1元,成蟹也就二三元。田守诚替农民着急。他陪着县领导一起到湖北调研1万多亩水面的养蟹出口基地,让一行人大开眼界,也让一行人陷入沉思。湖北从盘锦购进蟹种,一斤七八元钱,运到湖北也就10元;在湖里养殖一年成大蟹,一斤扣蟹长成8斤大蟹,每斤30元,8斤就是240元。

  “甘蔗最甜的那头,让别人吃了。”田守诚在敬佩南方人精明的同时,也发现了自身的隐患:盘锦河蟹产业以生产扣蟹为主,一旦南方人自己育苗,盘锦河蟹产业将面临灭顶之灾。“要发展盘锦的河蟹产业,必须双管齐下:一是生产蟹种,继续供应南方市场;二是养大蟹,直接面对消费者。”

  有了想法就开干。他立即给县政府打报告,直陈:“只有发展河蟹的最终产品成蟹,才能使养蟹业立于不败之地。特别是利用稻田养殖成蟹,是发展高效农业的最佳途径。”县领导被他的执著所感动,又批了1万元钱,支持他搞稻田养成蟹试验。

  1994年,田守诚离休不离岗。当年,他贷款了100万元,投入160万元承包了一个近千亩的稻田河蟹标准化养殖基地。“我承包这个基地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完成我在职期间尚未完成的事业。”他如是说。为此,他在离家60多里地的荒郊野外,当了7年蟹农。老伴拗不过他,陪他一起到了基地,帮他把盘锦河蟹引上了养殖成蟹这条大路。

  示范场产的蟹种,90%以上符合标准,十分抢手。一年春天,田守诚收获了1500公斤上等蟹苗,闻讯赶来的经纪人踢破了门槛。有一人当场拍板:“每公斤200元,我包了。”他只有一句话:“去年秋天,我已经答应给县示范场了。”经纪人急了,“你不会算账啊,200元一公斤你不卖,卖50块钱。”他说:“这叫信用。”为此,他一笔交易就少收入了20多万元。在运送蟹苗到示范场途中,有两个人横在路上,要求搭车。上了车之后,一个人从兜里掏出3000元钱,说:“老爷子,这车上的蟹子也没数,你高抬贵手,让我捞点就行。”田守诚嘿嘿一笑:“小伙子,你看错人了,20多万元我都没稀罕,还在乎你这3000元钱。”

  我不能把一生的经验都带给马克思

  2009年,盘锦已成名副其实的“中国河蟹第一市”。2011年,全市养殖面积150万亩,年产河蟹5万多吨,产值28亿元。河蟹规格平均2—3两/只,其中在“蟹王争霸”赛上脱颖而出的一只蟹子更是超过了9两。在全国大中城市,有500多个销售网点,并出口到韩国、日本、东南亚。每年国庆节前夕,进出盘锦的公路两旁,河蟹销售点一个接着一个,京沈、秦沈、盘海营高速公路上,运送河蟹的车辆川流不息。

  田守诚说,每到“秋风起,蟹脚痒”的时候,他都要到农贸市场转转,和进城卖蟹农民攀谈几句。“听到他们增加了收入,我才会心满意足地悄悄走开。”已年逾八旬的老人,脸上是无尽的笑容。

  得胜镇坝东村村民张书贵,种了几亩薄陋地,日子过得紧巴。田守诚无偿给他提供价值8000元的蟹苗,像管理自家蟹田一样帮助他悉心照料。秋后,张书贵纯收入2万多元。

  蟹农邵海的河蟹得了病,给田守诚打电话,田守诚二话没说,雇了一辆三轮车,跑了50多里地,赶到他家;盘锦人徐永桥,到南京养殖河蟹,总也挣不着钱,已经退休了的田守诚,买了一张火车票,千里迢迢赶到南京,一住就是一个月。

  胡家镇河蟹协会会长闫百文说,田守诚随身有“三件宝”:第一件:一杆小秤。每到一地,他都要抓几只螃蟹称一称重量,看是不是需要调整饵料的密度和质量。第二件:一个小本,密密麻麻记着每个养殖户的情况。第三件:一个小马扎。年龄大了,前些年得过脑栓塞,2011年又在北京做了胆囊摘除手术,在田间地头站久了,坐下来歇歇。

  老伴埋怨他:“你都离休了,咋还越来越忙了!”他也和老伴打趣:“我局长不当了,但我不还是一个共产党员嘛!”

  儿子本来想当警察,他硬逼着儿子报了水产学院,当上了水产人。儿子现在理解了父亲,也无时无刻不担心他的身体。儿子说,有天晚上他从海上回来,看父亲屋里台灯亮着,就是没动静,进屋一看,父亲手握着钢笔、伏在案头睡着了,桌子上除了没有写完的文章,还有一个装满了烟蒂的烟灰缸……

  “我都82岁了,还能有多高的蜡头呢?”田守诚感慨道,“我总不能把一生的经验都带给马克思啊。”为此,他在古稀高龄之后,开通了自己的博客。不会打字,就把手写的稿子交给儿子、外孙女,让他们帮着打。6年来,共发表博客文章260多篇,合计80多万字,如今你只要打开“田守诚的博客”,立即就会弹出一个“小窗口”。上面是老人的头像,还有一句俏皮话:“嗨,我是老田头,如果想第一时间阅读我的最新博文,那就快来跟随我吧。”

  田守诚,这样一位已经82岁高龄的老人,一位有着58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一位坚守了30多年河蟹梦的“老蟹迷”,他用半个世纪的坚守和不懈追求推动了盘锦河蟹产业的兴盛与发展。

已有Loading人致敬

表彰分类

860010-160404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