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12345678人在此学习先进典型事迹

徐銤同志先进事迹材料

全国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

主要事迹

让国家插上“快堆技术”的翅膀

——记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快堆核电站技术领域首席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徐銤

  快堆是第四代核能系统的主力堆型,是先进核燃料循环系统的关键环节。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核集团首席科学家徐銤是我国快堆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他为此整整奋斗了47年,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拥有快堆技术的国家,被中央领导同志誉为“当代科技工作者学习的楷模”。

  事业高于一切

  徐銤所在的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是新中国“两弹一星”的功勋单位,涌现了钱三强、王淦昌、朱光亚等一大批科学家。徐銤1961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就到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工作。

  从事快堆研究,对于徐銤来说,可谓“一波三折”。1965年,徐銤就对快堆开始自学研究。1970年,他参加了我国第一个快堆零功率装置——东风六号的启动实验,并主持达到首次临界。这次零的突破,开启了徐銤与快堆的不解之缘。1971年,徐銤与快堆研究的有关科研人员举家从北京房山搬迁到四川夹江。由于当时快堆科研陷入了经费不足、方向不明的窘境,研究人员一拨接着一拨离开,原本300余人的队伍在短短一年中只剩下100多人。就在很多人选择放弃的时候,徐銤选择留下。此后15年,徐銤不仅坚守着发展快堆的信念,还积极鼓励身边的同事不要放弃。

  为了更多了解快堆技术的进展情况,在夹江山沟里工作的徐銤每年至少出差2—3个月,坐着绿皮火车四处奔波,有时一坐就是30多个小时,而且还常常因为买不到座位而站着。

  在国家“863”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支持下,“快堆”项目开始了预先研究。1987年,徐銤从四川重回原子能院,带回的快堆资料几乎堆满了当时他住的小屋。从此,作为国家“863”计划能源领域快堆专家组成员和快堆设计研究项目技术负责人,徐銤开始了他快堆事业新的征程。而这一干,就是20多年。

  2000年,中国实验快堆工程浇下第一罐混凝土,徐銤团队多年的研究成果终于从图纸开始变成现实。2010年,中国实验快堆首次临界。2011年,中国实验快堆并网发电。徐銤和快堆团队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在研究初期他们从基础着手,先后建立实验装置40多台套。在工程应用研究期间,他们通过引进和自主研究,建立了包括80多个程序的快堆设计与安全分析软件体系。在工程设计中,他们制定了36个安全设计准则,建立包括600多个标准规范在内的快堆标准规范体系,完成了6000余册技术文件,2000余份技术报告,取得了90多项专利授权,获得了50余项省部级成果。作为我国第一座快堆,徐銤和他的快堆研究团队实现了70%的设备国产化率,并实现了自主建造、设计和调试。

  责任重于一切

  在快堆工程建设阶段,多年从事科研工作,长年与数据、图纸打交道的徐銤,还要经常在10多层的厂房爬上爬下,检查施工和安装进展,处理技术问题。在工程完成后的调试阶段,徐銤就像一个小伙子般干劲十足,长时间连续作战,不休息,解决调试中的技术问题。在快堆临界、并网发电前后的日日夜夜,这位七旬老人更是废寝忘食,一丝不苟。

  快堆装料前夕,因为一封质疑快堆安全的匿名来信,需要组织专家再次论证。徐銤和他的快堆团队对此严肃认真对待,因为他们坚信,“快堆是安全的,是科学的,是国家需要的”。于是,徐銤和大家一次次细心求证。一份科学而耐心的分析得到了所有参会的专家和10多位院士专家的认可,论证顺利通过。

  2011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74岁的徐銤成为增选院士中年龄最大的一位。

  严细融入一切

  2011年3月,日本发生福岛核事故后,全世界都在重新认识核电站安全设计。事实证明,徐銤在多年之前坚持的实验快堆固有安全性和非能动安全设计,充分体现了一个科学家的社会责任和远见卓识。徐銤说,由于“快堆”采用了先进的非能动事故余热排出系统,从这一点讲,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的堆芯熔化事故,在“快堆”身上不会发生。

  对于快堆工程技术,徐銤和他的团队是沿着学习、吸收、创新的路径探索的。先在纸上学习理论,徐銤和他的团队挑灯夜战,一丝不苟,生怕在一开始就走偏了方向;后逐步开展试验研究,徐銤和他的团队扎实推进,不贪大求全,唯求技术方案严谨科学;最后确定工程目标和总体技术参数,徐銤和他的团队反复论证,运筹帷幄,在实验快堆中就考虑了容易向大型商业电站过渡的参数设计。出于减少国内研制费用和验证实验的考虑,中国实验快堆部分项目由中俄合作完成。徐銤一直坚持以我为主,力主中方与俄方做平行设计,通过对俄合作,培养我们自己的设计力量,并在核心技术领域取得了一系列自主创新成果。

  数十年以来,徐銤不仅自己投身于艰辛的快堆事业,而且还为我国快堆事业培养了一批领军人物,许多人已成为国家快堆研究中心的学科带头人。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徐銤的感召下,一大批年轻人拒绝了外面高薪的工作,留了下来。从2000年开始,“快堆”团队开始大胆起用年轻骨干,总经理36岁,副总经理29岁。

  进取成就一切

  2011年7月21日,中国实验快堆并网发电成功,我国第一个快中子反应堆发出的电流输向了华北电网。这标志着中国从此成为世界上第八个拥有快堆技术的国家!这一刻,一头白发却精神矍铄的徐銤最为激动,这是他46年坚守的心血和成果。

  徐銤对生活索取得很少。他的“座骑”是一辆从1973年就陪伴他风里来雨里去的老式28永久牌自行车。那身普普通通的西装,不知陪他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就是这样一位简朴的人,却将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颁发的突出贡献奖10万元奖金全部捐出,设立了快堆科技创新奖。

  这就是徐銤,一个核工业精神的诠释者,一个献身国家能源可持续发展的科技工作者,一个纯粹而无私的共产党员。

已有Loading人致敬

表彰分类

860010-1604041100